Brave Heart 爱乐人,走四方--追寻音乐与自然的和谐
首页 网站导读 爱乐随笔 爱乐资讯 爱乐之门 音乐教室 青藏高原 香格里拉 丝绸之路 五湖四海 特别专题 推荐
BBS论坛:
天韵同和爱乐人,一意孤行走四方
关于我们 版权说明 Email

-音乐教室-
-Patzak与你分享-

粵曲

李銳祖

 

《西廂待月》《夜吊白芙蓉》 (古腔粵曲)
李銳祖
和聲唱片 (香港) WL-176 (三十三轉10 吋密紋黑膠) (made in India)
1
1
1

和聲唱片特請著名戲劇大家熊式一先生在此張唱片上題詞了!

......2002年10月14日,是熊式一先生诞辰百年的纪念日!熊先生早年在国内从事教育、文艺创作和戏剧翻译、研究工作,被誉为国内西方戏剧研究的“第一人”,后赴英国留学,先后在剑桥大学、新加坡南洋大学、夏威夷大学执教,曾在香港创办了清华书院。上世纪三十年代,熊式一先生以翻译改编的中国传统戏剧《王宝钏》(Lady Precious Stream) 轰动西方........
http://www.bookchinese.com/bookdescript.asp?bookid=020670

這張古腔粵曲的音樂拍和隊伍並不簡單, 可說是陣容鼎盛啊! : )

-------------------------------------------

"聽李銳祖細說從頭" (by 沈秉和)
http://www.macau.ctm.net/modailylog/20060227/big/sx-gb.htm

李銳祖先生,知名古腔粵曲唱家。得梁少華師傅之介,我在本月兩次訪問了他。 他,鼻尖且高,眼靈,閃爍射人。聲音細但清晰。拄一枴杖,去年僕倒傷及腰骨所致。記性好,人名、時間滴水不漏。“我唱歌從不看曲,曲都在我腦裡”。忽憶唐太宗讚魏徵的話:此老眞嫵媚也! 我向他出示日前拙文談南音《男燒衣》引述他意見的地方,他補充說,“芽蘭帶”那個“蘭”字讀如“冷衫”的“冷”;“芽蘭”,如“高麗”巾的“高麗”一樣,是產地名。 話盒子打開,談到老,他笑說不主張搞大壽,“許多老人勞師動衆,一搞完大壽就拉柴。”他說。 他的兩個兒子都不唱粵曲。“兒孫自有兒孫福,自食其力,孝順,我就滿意。” 下邊是李銳祖的談話:

我今年八十七歲了,一九一九年生於佛山。我只讀過兩年小學,原因是“冇書緣”。當時佛山有個慈善家叫傅翼鵬,幼年失學,日後在香港發達,於是在佛山建了八個義塾,一間中學(含小學),名為節芳學校。 我是半晝念義塾,半日到節芳。我貪玩,到十二歲才讀完二年級。我家祖業賣魚、瓜菜,舖在赤下舖細橋頭,名“李振記”,由太公一代做落。父親在我年幼時即赴上海做生意。 我讀書不成,家裡擔憂。繼母因在鄕下集散蚊帳布交廣州上下九布欄銷售而認識了西關西榮巷參茸藥舖復裕堂老闆的妾侍。憑其介紹,我得以棄學在復裕堂做“後生”,由十四歲一直做到十七歲,故我有西關口音。復裕堂專營“幼藥”,即珍珠琥珀參茸熊膽等;我揀西歸頭最熟練。 抗戰開始後,我到了上海,在涼果店冠生園做售貨員。冠生園老闆是廣東人冼冠生。在那裡我從十八歲起又幹了四年(一九三七至一九四一年),每月工資幾塊大洋。二十二歲那年,我和原籍西樵、但長在上海的“杏花樓”太子女結婚,她長我三歲,結婚至今已六十五年。 (沈按:和李銳祖兩次做訪問,他都偕同夫人。兩人年紀雖大,但還時有笑謔語。例如吃麵,夫人問:“畀啲你,要唔要?”李笑說:“你(!)我就要,要一世!”) 我雖然窮,但有志節。當時在上海,因我長得可以,很多“鹹水妹”(沈按:指專招待外國兵輪水手的粵籍交際花,或稱“鹽水妹”。)做埋長衫送給我也不要。“着咗你件衫畀人手指指咪衰一世”! 當時不少廣東人在上海創業謀生,“銀行買辦是做不上的”,集中在食肆、食品、百貨行業。百貨的有先施、大新、永安、新新四大公司(沈按:如先施公司,由澳洲華僑、中山人馬應彪於一九一七年開設),食肆如四馬路的杏花樓、南京路的大三元、浙江路的利南居等。食品則有涼果的冠生園,總店在南京路,以及各種專做粵式中秋月餠的餠家。 上海人的口味偏濃,不同粵人之清淡,故粵式酒家必置五味架於食桌以備其加味。當然亦有例外的廣東人,如薛覺先,上菜例必要先來醬油。滬人吃菜要全熟,不同於粵人要“脆口”的七成熟。 李對三十年代的上海人觀感不佳。他說,當時在滬的廣東人有這幾句口訣:“奸蘇浙詐刁無錫”;“八百里平洋,水無情,人無義”。他說,上海人那時已很開放,廣東女人“無貞節者”才會嫁上海人,他們亦不計較。上海女人,交際很隨便,“交際花住的地方例有前後門”。 李說,滬上廣東會館不少,如“華聯音樂會”、“三餘樂社”、“精武體育會”等。會館都有音樂局,一般每周一、二次,唱、彈者皆業餘自娛,會址、水電費則屬樂社提供,散局後宵夜自費攤分,稱為“搭棚”。 我原不會唱粵曲,但我聲靚,隨收音機學唱上手。冠生園有個廚房佬係從美國回來的,他在美時得過伶人金山炳指點學唱過古腔《泣荆花》、《寳玉參禪》等,唱得雖不很好,但我最早是跟他學唱。後來音樂師傅吳少庭亦敎過我《月下追賢》。 當時胡章釗的“新興廣播社”在上海電臺租一個約一小時的廣東人時段(其他地方人亦有租播紹興戲、江北戲的),平日都約名伶唱曲,後來他們想換口味,找新人播音,找上了我,唱了一段時間。 在上海我還大膽上過舞臺,演白駒榮、千里駒的名劇《拉車被辱》。我租了一輛人力車上舞臺,做車夫,花旦是廣東人馬文屛,她現在似還健在香港。在上海我也認識了常來往港滬的薛腔名家羅唐生。羅原是飛機師,退役後做生意,喜歡唱薛腔,我跟他學過。


========================================

"重圓班指梵鈴夢" (by 沈秉和)
2006 年 02 月 01 日 -- 澳門日報



寫罷幾篇粵曲的文章,順寄給某海外詩詞大家一閱。她回信說:“我雖不諳粵曲,但其中你所叙寫的綿渺幽微的意境,則我對之仍是有深切的‘於我心有戚戚’之感的。但也因此而……產生一種何日能對你文中所言的幾段粵曲一加親聆的嚮往”。粵曲果有如是之妙嗎?我回信說:

“粵曲文章,意不在曲。年紀漸大,遂覺有‘心所謂危’者,顧憶前塵,遂生憮然之感。我唱那段《紫鳳樓》慢板,‘冷落畫堂空,隱約佩環聲響’,實在別有懷抱,相信未必有幾個唱粵曲的人同響斯應。但我殊不悲觀。

回憶幼年時,即見先父有小提琴一具(他稱之為‘梵鈴’),拱之牆角一入牆高幾上,珍寳異常,衆兄弟姐妹絕不能碰,心情好時他會拉幾句譜子,示範一番如何用下頷和肩膀夾住梵鈴,但稀見。及我年稍長,梵鈴依舊,但已結網封塵。

更後,才知先父年輕時是私伙局的‘頭架’,局在新橋渡船街。我父,落籍望廈龍環村的福建農民之子,樸拙少文,何來此興?我至今不明。於今又憶及,當日世叔伯中有一名‘八叔’者,業中醫,即是其班中擊洋琴者。

遣興設局,唱者彈者各有其樂,這至少是距今六、七十年以前的風流韻事了,唉,於今還有澳門的老輩能為我縷述當日澳門的一頁笙歌嗎?從幼至長及老,我從未見過先父‘埋局’,我亦從未喜歡過粵曲。聽,倒是有的,初嫌其長,後嫌其土,中年時更棄之若敝屐。那梵鈴,月冷龍沙,塵清虎落,我最後見到它時,那片昏黃的琴背亦早就脫膠與琴身分離,孤零零地成了甚麼都不是的朽木了。

殘弦敗馬,到先父一逝,雜事紛紜,不知所終。但這兩年,我忽然好粵曲,且達甚‘發燒’之度,連公司偌大的辦公室(總部已遷大陸)亦改建成為操曲的場地,其理亦不明。我愈來愈懷念那梵鈴。

舊琴是好東西啊,它會在哪位知音者手中重圓舊夢?若月夜歸來,能伴我會一會那帶戲鑼鼓,虎道群英嗎?他日總會有那一撥子的靑年人為說此夜的弦歌罷!我樂觀。”

寫畢此信,拙荆閱後大樂且有補充說:“你父親不過是業餘埋局,我的先祖在南海西樵乃是正牌武生,藝名武生高。”我聞之大喜,乃即倩其自外家中借回此炭筆畫(如圖)及家譜一觀。

炭畫係半世紀前交下環街一畫店轉摹自一祖傳殘破的紙畫。從譜中簡拙文字看,其戲人先祖華清公當係乾隆、嘉慶年間人,其右手大拇指上所戴翠玉班指,家中相傳是當日戲班中的信物。

從畫中服飾看,已剃頭,穿明制直身長衣,交領右衽,但無護領,又頗類清人的行服。其中可注意者有三,一是袖口寬大類明人服飾,不類清人常見之窄口馬蹄袖;二是手持之竹柄紈扇頗類明制;三是班指,按又稱搬指,原是古人射箭時戴在右手拇指用手鈎弦射箭的工具,清代男子戴這種飾物者很多,估計與滿族崇尙騎射有關。

由上述可知,清初民間還是明、清風尙雜流;華清公從明,或係當日明遺臣金之俊向清廷提出之服飾“十不從”之其中一不從(“倡從而優伶不從”)之餘響,從清的部分則是趕時髦吧?有趣。

粵劇粵曲,曾經是百數十年間廣東民衆的主要娛樂,但廣東人(包括港澳)實在跑得太快,許多東西還未定型,忽喇一聲又出新款了。現在,戲曲已轉成社會多元文化中的一環,倒不妨是她重理舊釵鈿的時候!

例如私伙局,據說五百年前明正德年間,珠三角就有民間樂社。在民初前後的廣州,這類私伙局稱為“燈籠局”,若干粵曲樂器“玩家”請“師娘”(盲妹)唱曲,賓主均作樂手。夜闌曲終,燈籠收下,不再接待賓客。

由於門巷俱已關鎖,要等天亮散更才復開,於是再由“師娘”自打揚琴,樂手拉椰胡伴奏,續唱《夜吊秋喜》、《何惠群歎五更》等粵謳以盡餘興。這種不營業的唱局,據香港資深子喉唱家潘佩璇說,六、七十年代他們在香港也都是樂手、歌手相約自來埋局,純為興趣,不涉金錢的。像現在深圳那樣有數十個營業樂社的現象更是九十年代後的產物。至於武生之在清代為戲班主體,稍後再說。

舊時月色,梅邊吹笛,有哪位曲友可為我們多提供一點你身歷的戲曲資料呢?

=====================================

我的“地水腔” (by 沈秉和)
2005 年 11 月 20 日 -- 澳門日報


前一陣,向粵曲導師梁少華先生請敎《客途秋恨·上卷》結尾那段散板:“嬌啊,但得你平安我就願咯!”“但 ”字、“就”字,新馬都唱本字陽去聲,但若要有“地水”味,梁先生以為還是變調唱陽平聲為妙!好,試唱一下,奇,啤酒變茅臺,味道整個不同了! 更奇的是我忽地靈魂出竅,晃晃悠悠地就回到了五十年前那個冬日下午:陽光遍地,筷子基,第一躉,我和兄弟姊妹在門口那片黃泥地玩鐸激(kick,在泥地刨一小坑,然後用削尖的五吋左右的木棒揷上,再手持木棍擊出,對手在遠處以能接到為勝。 唉,這種蔡廷鍇將軍六歲時在粵西羅定山區也玩過的、名喚“打拐錘”的拙樸遊戲,傳到我這代,一百年了,就絕了吧?)哎,尺工尺乙士合上,工尺六工士合——沉甸甸的竟就傳來那蒼涼的聲音——杳杳歸去無人管,那是早已迷失在億萬記憶神經棘突叢林中的聲音——王德森瞽師在綠邨電臺下午四點開唱長篇南音《薛剛反唐》了! 哦,這就是普魯斯特在《追憶似水年華》中那塊著名的瑪德萊娜“點心”吧?這就是曲藝場中我們那群中、老年人在久已疲憊的神態中忽然雙眼發亮的底因吧?在一剎那間我們都尋回了自己曾有過的“靚腔”!過去和現在是同一的,時間停住了。 地水南音,其源難考,但以順德大良盲人為宗,靚次伯自言他的南音亦由陳村盲人處學來。著名劇作家梁水人說,五十年代在廣州曾聽地水南音《祭瀟湘》,拖腔很長,“班味”截然有別,唱者盲洪說此乃“五雁歸群”腔,但所自何來,亦未弄清。現代南音唱家唐健垣學自盲人杜煥,他總結出杜的“地”味有幾個要點: 彈唱只用大、食二指取音,異於一般彈箏法;行腔深沉,線口低四度,以g音為宮(do);大量口語;節拍自由,比方一板三叮會唱成一板四叮共五拍。至於“地”之名,唐以為原係占卦之術語,往昔瞽師亦以占卦為業,故曰“地水南音”。 哎,算了,相逢何必曾相識呢!南音,隱文化,毋寧是文化鄕愁的蚱蜢舟。繁華見盡,難得在煙花散處聽到那極遙遠又極貼心的一聲順德口音“哩”(尺上)! “Out了!”彷彿是我女兒的聲音斷了我的夢。文化傳統,有用嗎?我不知。但我近日翻閱粵劇資料時,愕然驚覺,一九七一年林家聲曾率“頌新聲”來澳門演出過。我問拙荆,為甚麼當日沒有印象?她一笑:“你那時最前進、最‘左’,會看粵劇嗎?”倒過來說,那時多有看傳統粵劇的人,就不會有亂破“四舊”的激進行為吧?文化傳統,是我們生熱病時默默無聲發揮作用的免疫系統。沒有哪部粵劇不在“溫良恭儉讓”之內。 近年我多去香港灣仔一家專賣粵曲唱片的小店,熟了,小店的東主說:仙姐也偶會來買唱片的。她常說,“喜歡唱粵曲的人,壞極都有限!”北京名敎授金克木先生晩年屢談隱文化之用,掛劍空壠 ,幸好讓仙姐一句話就說透了,隔世知音。 好,且試讓我這樣和女兒說:一世人做兩世工是辛苦,但若一世人可以欣賞兩世、三世(若你還愛歌劇、流行曲之類)的音樂文化,又何樂而不為?懂得粵曲,並不妨礙,反而有助於在接受西方文化洗禮當中多找一個參照系。現在不是流行3G系統嗎?很快或許就有4G。 粵曲,超然G外,3G “Out”之日,它肯定還在,難保會更“In”。3G只能吿訴你在哪一個大廈,粵曲卻能吿訴你在哪一個時空、哪一個文化底蘊。用它去過濾、接收訊息會更Sharp。例如,傳統粵劇都有大團圓結局,這絕非淺薄的樂觀,裏邊便有中國文化底蘊的密碼,外國人不會明,但,她,這個澳門理工翻譯系的四年級生,我再講詳細一點便會明白。好一堂地水南音課。


-------------------------------------------

......李銳祖唱曲頗有心得,模仿白駒榮、廖俠懷的唱腔十分酷似,1961年便在金星公司灌錄唱片“執手巾”,其後又參與其他公司一些長篇粵曲.......
http://www.macaudata.com/macauweb/book175/html/25601.htm

「泣荊花」

由 李銳祖 、 許卿卿 、 許艷秋 、 妙生 主唱
http://www.rthk.org.hk/rthk/radio5/tconight/20060108.html

.....為 顧 及 平 日 需 要 上 班 的 聽 眾 , 逢 星 期 日 晚 上 提 供 戲 曲 節 目 時 段 。 七 時 至 八 時 , 名 伶 古 腔 粵 曲 匯 唱 。 八 時 至 十 一 時 , 「 金 裝 粵 劇 」 - 陳 永 康 主 持 , 以 播 放 長 篇 粵 曲 及 港 台 收 錄 的 珍 貴 錄 音 為 主.....

========================================

長篇古腔粵曲

《陶三春攻城》 (廣東名劇)
呂紅、新薛覺先、李燕萍、李銳祖、何大傻、朱老丁、.....
和聲唱片 (香港) WL-118 (一套三張10 吋三十三轉密紋黑膠)
1


[ 文:沈秉和.... ]


返回前页


本主页基于1024X768分辨率制作,建议使用IE、小字体获得最佳浏览效果

爱乐人走四方
Copyright©  1998~2003
本网站所有原创文章、原创图片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与勇敢的心或作者联系

Email: braveheart@bh2000.net